黑龙江省五常市坛叹赝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www.haysh.com.cn

除了父辈时期的小商品走出去

2020-06-24 10:08

哈佛商学院mba毕业后,孙健投身当时令人艳羡的咨询行业,在麦肯锡担任项目经理的4年间,他成功帮助国际并购交易后的联想,重建中国销售团队,并评估不同销售管理情景下的可能情境,他还曾为奇瑞构建海外销售渠道提供咨询和谈判的支持,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孙健近距离地接触到中国企业“出海”这一命题。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这些企业已经拼杀出来了”孙健说,“中国国内残酷的竞争环境,造成这些企业无论是商业模式、产品、管理理念上都经过市场的打磨,而中国国内的市场情况不管是和发展中国家相比,甚至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都有很多类似之处,这提高了‘出海’的成功性,并且中国企业的软实力已经达到了这样的水平。”

当然,除了客观原因之外,市场和经济大环境也在为新经济企业的“出海”创造有利条件。首先是中国新经济企业自身实力的增强。目前,全球排名前20家的互联网企业中,中国企业占据7席。

不过,有时候“证明题”做久了,也是会产生“审美疲劳”的。“对我来说,咨询行业更像是做‘证明题’,你首先得有一个结论,然后再利用2到3个月的时间去验证你所得出来的结论是正确的”,相反,对于孙健来说,投资行业则更具有挑战性,不论是对创业团队,还是对投资项目,都要求投资人具备很强的判断能力,“可能这更像是做‘判断题’,并且在这3、4年过程中,你还有机会陪伴创业公司,和它一起共同成长”。于是,孙健毅然决然地选择在2010年转换跑道。在投资领域摸爬滚打的这8年,他逐渐发现,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出海”战略似乎变得愈发重要起来。

现在则完全不同,以电商为例,执御、clubfactory都是近两年飞速成长起来的跨境电商企业,前者以女装为主,专攻中东市场,后者更注重挖掘印度的机会,经过2-3年的发展,他们现在已达到几十亿元人民币的年度交易规模,并已经在考虑上市计划。如此惊人的发展速度,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

免责声明:

不光是电商,诸如教育企业也因为“互联网”的助力,在“出海”的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不管是帮助中国学生准备留学出国考试的语言培训机构,还是帮助中国学生到海外参加各类商业竞赛、参与实习的素质教育机构,都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将本国资源与海外资源进行对接,利用线上的优势取得行业的突破,最终变成了适合“海外输出”的中国模式,“原来大家可能觉得‘出海’的模式比较窄也很单一,无非就是一些工具类、电商类企业,实际上,现在中国各个领域‘出海’的机会都多了起来,比如金融,比如共享经济,比如教育等。中国新经济企业正在用自己的力量,用资本的力量,输出模式、输出技术、输出管理,输出一整套东西”,孙健说。(完)

说到这个,不得不提到他总结出来的中国企业出海“四个阶段”,除了父辈时期的“小商品走出去”,孙健亲历了其后的三个阶段,分别可以概括为“股权走出去”、“市场走出去”以及现在的“新经济企业走出去”。

同时,中国政府的“双创”政策以及“一带一路”倡议,也在源源不断地为新经济企业的“出海”带去利好。

早些年无人问津,如今却蜂拥而上,中国新经济企业的国际化案例日渐增多,其国际化路线也愈发明显。在国内互联网市场竞争白热化的当下,促使它们“出海”的动因有哪些?对于新经济的各路玩家们而言,眼前会是“出海”的好时代吗?

“我认为,中国新经济企业‘出海’的拐点已经到来”,当记者就上述问题采访华兴新经济基金执行董事孙健时,这位在中国国内咨询行业以及投资领域多年的专家给出了相当肯定的回答。

“股权走出去”主要指的是2000年到2004年间,诸如新浪、网易、搜狐、中华网、盛大、腾讯等中国早期互联网企业的赴美上市,这让中国企业第一次惊呼,“哇,原来还可以这样玩”。“市场走出去”则是以华为、中兴这样的国有企业或大型民企为代表的“出海”模式,它们不光是把产品卖到国外去,更多地显示出参与国际竞争的决心和勇气。眼下,正经历着孙健所说的第四个阶段,即新经济企业走出去,这时候的“出海”又有着不一样的特征。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如今的中国,在“互联网”的加持下,市场竞争已经进入白热化状态,以投资份额、覆盖率等结果导向为主要目标的竞争方式,为“流血竞争”、补贴竞争提供了生存的土壤。这直接意味着,对于一个初创的新经济企业来说,留给他们的时间与空间并不多,生存才是硬道理。

近两年,“出海”似乎已经成为中国新经济企业一个全新的风口。从早期的工具类企业、电商类企业“走出去”,到现在的共享经济、互联网教育企业的“闯世界”,中国新经济企业在“出海”的路上越走越远……

孙健指出,在2014年、2015年的时候,“出海”的要么是工具型企业,要么就是电商,而彼时的电商也不似现在这样品类丰富,他们肩负更多的使命是怎样把中国的商品通过互联网以集市的方式卖出去。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逼仄的市场空间倒逼更多中国新经济企业“向外看”。“在国内,资金、资源都在向几大头部企业集中,强者恒强的局面很难被打破,但国内创业者又是以增长为生存条件的,这就逼着更多的企业打开眼光去看整个全球市场,看门外的市场,这是一个大方向”,孙健说。

此外,闻风而动的资本也嗅到了商机,不论是资本自身生态布局的需要,还是中国团队、中国技术的崛起,“中国故事”、“中国方案”都到了“出海”的临界点,孙健认为,“一切都在预示着拐点的来临,对于市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出海”企业的领域更为广泛,形式更为多样,内容也更为深入,在某些领域或行业中,中国企业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追赶者”,反之以“领跑者”的形象示人。